库克香槟CEO专访:奢华乃取生俱来葡萄酒的制作方法

葡萄酒的制作方法 2018-12-03200未知admin

  如果时机不对,再理想的工作也可能做得一团糟。2008年末,玛姬·恩里克斯(Maggie Henriquez)被委任为库克香槟(Champagne Krug)主席兼首席执行官。那时,全球金融危机正在蔓延,恐惧也萦绕在整个香槟区上空,尤其对于库克香槟来说,艰难的时刻已经来到。在2008末,库克香槟全球销量锐减35%,而更糟糕的是,2009年丝毫没有好转迹象,继续大降35%。

  “对于整个香槟产业来说,这都是艰难的时刻。而对于库克香槟来说,情况也更加严重。”恩里克斯回忆道,“到了这地步,绝不仅仅是全球金融危机在作祟,我们本身肯定还存在某些别的问题。”

  这样的状况对这位出生在委内瑞拉的女性来说再熟悉不过了。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任职于施格兰公司(Seagram)时,她见识了委内瑞拉金融危机。在90年代中供职于在墨西哥纳比斯克公司(Nabisco)时,她又与小麦危机不期而遇。甚至,金融危机的乌云还曾跟随她来到阿根廷。2001年,她进入酩悦-轩尼诗集团(Mo?t Hennessy),并赴任阿根廷酩悦酒庄(Chandon Argentina)。“当我被委派到阿根廷时,他们认为我们已经无力回天了,因为这次危机的破坏力极大。”然而,阿根廷香桐酒庄最终挺了过来,而且还取得不错的发展。而这次,当库克香槟陷入泥淖时,酩悦轩尼诗集团CEO克里斯多夫·纳瓦罗(Christophe Navarre)急招恩里克斯来灭火。然而,恩里克斯最初的做法并不奏效。

  恩里克斯还记得,“我到达那里,按照以往的经验处理问题。我倾听员工和客户的心声,希望从中发现问题以便解决。然而,一年零2个月过去了,我一无所获。我遭受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挫败。”

  事实上,问题并不出在技术层面上,因为恩里克斯相当了解其产品,而症结就在于她对库克香槟深层文化的理解有所偏差。恩里克斯承认道:“直到现在,我对‘奢华’这个词都还没完全参透。我生长在一个中规中矩的家庭,从未接触过任何奢华的东西,因此奢华的东西对我来说确实有点难。”她补充说:“我过去真的不知道怎样才能称得上‘奢华’二字——它是生活的一部分,但我从来没有主推过任何奢华品牌,仅仅是一些高端或超高端品牌而已。”

  不过,直到那两件事的发生,恩里克斯才找到答案。其中一件就发生在她与库克香槟首席酿酒师埃里克·勒贝尔(Eric Lebel)一起去兰斯的品酒室品酒的过程中。一位女酒农从布兹(Bouzy)的3块葡萄园里选出6款样酒,其中2款堪称经典,然而第三款因为葡萄采摘晚了4天而显得有点过熟。恩里克斯回忆道:“当埃里克告诉她,该酒是不能入选库克香槟的,她真的很失望,差点都哭了。”第一次,恩里克斯知道了什么才是库克。

  恩里克斯解释道:“之前,人们都说,香槟是讲究葡萄园的,而我却不以为然,因为在阿根廷,我曾管理的土地多大4,000公顷,我们与各酒农的合作方式也与这里相似。然而,在这里,最好的珍藏酒只来自特点的地块。当然,这也不仅仅是葡萄园那么简单,而与葡萄园风土关系最大。”

  第二件令恩里克斯如梦初醒的事是与迪奥香水主席的会面。迪奥香水主席告诉她:“你现在就在真正的奢华品前沿地带,不过这还需要3-4年时间来理解。”因此,恩里克斯回到课堂,回归书本,重新学习奢侈品。“最终,我知道了,奢侈品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存在,不管是它的诞生还是它的传承都一样。然而,库克是如何诞生的呢?对于我们自己来说,我们又是怎样的存在呢?”

  于是,库克香槟对自己的历史进行了一次大追溯,参与人员包括家族第六代传人奥利维尔·库克(Olivier Krug)、历史学家尼格尔·方丹(Nigel Fountain)等,而恩里克斯自己耗费在这项工作上的时间就超过1,500小时。最后,他们找到了一本由库克香槟创始人约瑟夫·库克(Joseph Krug)手写的樱桃红书皮笔记本。这本书传至约瑟夫的儿子手中后就在一个盒子中沉睡了1个多世纪。

  约瑟夫的笔记纪录了酒庄的酿酒理念,并对2款酒做出了详细纪录,其中之一为特酿1号,是一款库克特酿无年份香槟;另一款为特酿2号,是一款库克年份香槟。恩里克斯说:“商业头脑固然重要,但迪奥香水主席告诉我,他也会大量制作香水,其中不乏优秀者,但他要的却是精品。”

  而对于如何应对二十一世纪库克香槟面临的首要问题——沟通问题,恩里克斯也有自己的办法,目的就是要让世人知道库克到底与其他香槟有何不一样,让大家看到库克香槟的历史,了解其酿酒哲学。

  恩里克斯说:“我们和其他香槟酒庄一样,注重橡木桶的使用,然而这并不能让库克香槟脱颖而出。”就如米其林三星主厨阿诺德·拉勒曼(Arnauld Lallement)所言,你喜欢我的食物,可是你知道我是在一个小砂锅中制作出来么?可是这点,谁又会关心呢?因此,库克香槟首先要做的就是让要大家都知道其陈年香槟(Grande Cuvee)是一款伟大的酒,陈年潜力巨大。恩里克斯回忆说,葡萄酒的制作方法公司并没有自己陈年老年份香槟的惯例,但最终还是找到几瓶,其中就有一款1998年份的陈年香槟。“我们只是将陈年香槟当成普通香槟对待,尽管它需要花费我们更多的精力来酿造,也需要经过数年的时间来陈酿。对于我而言,这是矛盾的,因为我需要人们知道,伟大的香槟就是需要陈年的。”

  为了解决这一矛盾,库克香槟引入身份识别体系。从2011年末开始,每一款库克香槟都会有一个自己的身份号,其包括调配该香槟的基酒数量、年份、最老年份酒以及最年轻年份酒、吐泥时间等等,客户可以通过库克官网和手机APP对这些信息进行一一查询。

  2014年,库克香槟的销量非常不错,全球主要市场如美英日等都取得不错增长,新市场如德国、香港、新加坡等的开拓也还不错。不过,恩里克斯仍旧不满意。她表示:“我们还能做得更好,比如在中国市场,我们还有很大的空间可发挥。”不过,她也承认这需要长期经营才能达成,因为中国市场受政策影响较大。

  恩里克斯指出,“我自己就来自一个新兴市场,因此我知道新兴市场瞬息万变。”她还搬出当年在香港发售2000年份库克罗曼尼钻石香槟(Champagne Krug Clos du Mesnil, Champagne, France)的旧事。当时就有人想一次性买下了全部约12,000瓶香槟,但遭到她的果断拒绝。不过那买家整个中午都在试图说服她,至少卖给他一半。而她认为卖50瓶给那人就够了。

  我们现在已经有了身份识别体系,能知道我们是谁,我们应该如何行事,这就是我们打造奢华香槟的基石,是库克家族酿酒理念的体现,而这点至关重要。“我们必须坚持酒庄的理念,这样那些喜欢库克香槟的人才会继续喜欢。当然,也多谢这些人,才有了库克的今天。”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葡萄酒网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