葡萄酒起泡+“梅特涅起泡葡萄酒”

葡萄酒的功效与作用 2019-05-1599未知admin

  摩泽尔河畔的特里尔是德国莱法州(莱茵兰-法尔茨州)的一个城市。从我上学的特里尔坐火车到该州首府美茵茨,要在科布伦茨换车。科布伦茨是摩泽尔河汇入莱茵河的地方,在摩泽尔河和莱茵河两岸的山峦上,葡萄枝叶连绵不断,不时还会看到形态各异的中世纪古堡。

  河对岸属黑森州,应当说,两岸酿酒葡萄的质量都很高,但右岸,特别是“莱茵高”这一地段的葡萄要更胜一筹。“梅特涅起泡葡萄酒”就是用产自黑森州莱茵高地区一定地块的雷司令品种葡萄制成的。那“梅特涅”的名字是从何而来呢?

  不错,这里说的“梅特涅”就是马克思、恩格斯在《宣言》中提到的当过奥地利首相、在维也纳会议上长袖善舞的那个大名鼎鼎的历史人物。这种酒的全名从德文翻译过来是“冯·梅特涅侯爵起泡葡萄酒”,在酒标上还印有梅特涅的大大的头像。为何一个奥地利高官,能与德国的一种酒类产品联系起来?

  克雷门斯·冯·梅特涅(1773-1859)并不是奥地利人,但却是一个在奥地利历史上绕不过去的人物,他生于科布伦茨,是地道的德国莱茵人。他出生在显赫的贵族世家,祖上世代在特里尔选帝侯治下居要职,家族产业分布在摩泽尔河、莱茵河流域。法国大革命时期,革命风暴席卷到德国莱茵河左岸地区,他们家的产业被全部没收,经历重重曲折,梅特涅作为“流亡地主”子女来到了维也纳。

  在维也纳时,他反倒“吉星高照”,攀上了高枝:1795年,他与曾任奥地利哈布斯堡皇朝首相的冯·考尼茨的一个孙女结婚,再加上他十分机灵、八面玲珑,在仕途上一路顺风、步步高升。1801年任奥地利驻萨克森公国公使,而后在柏林、巴黎任奥地利的首席外交代表。驻法期间,他立的大功中就有撮合拿破仑与奥地利皇帝的女儿玛丽·路易丝结婚这一项。1809年,他被弗兰茨一世皇帝任命为外交大臣,在任上一干就是近40年,从1821年起更是当上了首相……他原来是“伯爵”,1813年被锦上添花地晋升为“侯爵”——这就是起泡酒瓶上所标“侯爵”的来历。

  除了加官晋爵外,哈布斯堡朝廷还在物质上大大犒赏梅特涅侯爵:1816年,奥地利皇帝把位于现今德国黑森州盖森海姆市东北郊外4公里处的约翰尼斯贝格宫和四周种植雷司令白葡萄的庄园赏赐给他,这既给了梅特涅一大笔财产,又可以来抚慰他的思乡之情——皇朝笼络股肱之臣的手段,可真是高明啊!

  梅特涅在1848年革命前的几十年朝廷首辅生涯中,欧洲1848年“三月革命”后流亡英国期间和1851年返回维也纳后,都不时会回到他的故乡——莱茵河畔的庄园约翰尼斯贝格宫。

  海涅在他的文集《卢苔齐亚》中就曾提到:“阁僚大臣的耆宿(指梅特涅)在夏季的月份是否在莱茵河畔他的约翰尼斯贝格宫?我一直把那里生长的葡萄看做是最好的葡萄,我也总把住在约翰尼斯贝格宫的先生看成是一个十分聪明的人。”

  1851年,年轻的俾斯麦在任普鲁士驻法兰克福德意志联邦议会使节时,曾到盖森海姆去探望梅特涅。那时的梅特涅已经是老态龙钟,耳朵几乎都聋了。俾斯麦在约翰尼斯贝格宫一间窗户朝向莱茵河的房间过了一夜。他在之后给夫人的信中写道:“这是一个美好、温暖的月夜。我在窗前的躺椅上躺了很久。我想在窗前多待些时间,因为在这里人们很容易就进入梦境……”

  再后来,梅特涅的后人就用海涅所说的“最好的葡萄”,制成了起泡葡萄酒,将其称之为“梅特涅起泡葡萄酒”——一来,酒是用梅特涅的约翰尼斯贝格宫四周生长的葡萄作为原料;二来,梅特涅的名人效应,总能发挥些市场作用吧。

  梅特涅家族的最后一对夫妇(他们没有子女)的男主人保尔·阿尔丰斯·冯·梅特涅(他是老梅特涅的曾孙)于1992年逝世,他生前是赛车手,当过世界汽联主席。女主人塔吉雅娜·冯·梅特涅,也于2006年在约翰尼斯贝格宫撒手人寰。她是俄国贵族,小时候就随父母辗转来到德国,后来成了梅特涅家的儿媳妇——实在想不到,她竟成了梅特涅家族的最后一人!

  好在他们两人未雨绸缪,早早找到合作经营梅特涅起泡葡萄酒的公司。这家位于维斯巴登的公司,后又成为欧特家集团的一部分。这样,约翰尼斯贝格宫、葡萄酒起泡四周的葡萄园就都成了欧特家集团的产业。

  起泡酒依然在起泡,约翰尼斯贝格宫则迎接着新主人与新客人,莱茵高葡萄园继续迎来收获的喜悦。而世界上第一个日不落国的哈布斯堡皇朝,在1918年烟消云散;兴旺的梅特涅家族,也等到了它消亡的日子,只有这莱茵河,还在不停地流淌着,流淌着……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葡萄酒网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