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一场疫情,让裸辞的我悔青了肠子”

情感口述 2020-04-11200未知SHI

  2020年3月份开始,很多人提心吊胆、陆陆续续地复工了,可还有一些人——正在面临着无工可复的尴尬。

  往年热闹非凡的企业招人季,到了今年,却成了集体缩招与停招的低压期。

  往年常规的金三银四跳槽季,到了今年,却成了不敢出门的保命季。

  年前那份早就受够了的工作,被自己甩下一纸辞职报告给撅一边去了。
        
适合发朋友圈的情感èˉ-录çŸ-句,句句经典!
  本以为年后是自己解脱的开始,结果却因为赶上了这场迟迟不能彻底明朗的疫情,以及铺天盖地的吃穿用度、这贷那贷一起迸发而来的压力。

  让一些人,整日笼罩在了迷茫与焦虑里。

  可谁又能预料到,找个工作竟会赶上这样一种局面呢?

  ⒈

  “不管当前的班上得多不情愿,

  也别轻易辞职”

  一收到复工通知,周易就从县城老家回到了省会城市。

  按照公司的复工要求,省内员工返回公司统一工作之前,需要再居家隔离14天。

  因为她所在的互联网公司,多部分都是在公司附近租房住的,所以,公司的要求便是,即便公司近在咫尺,也请你再耐心待一段时间,确定人没事儿,就可以来上班了。

  起初周易觉得自己还算幸运。

  因为她租的房子是三室一厅的合租,两个室友的房间至今都是空的——她们在室友群里抱怨自己频频收到公司的延迟复工通知——照目前的情势下,很有可能是无限延期这种无薪休假的状态了,换句话说,自己已经失业了。

  都是职场上的老人了,她们当然明白公司是什么意思。

  开人需要三倍赔偿,公司流不起这血,就只能延期再延期,能拖多久算多久。

  拖活了,陆续安排。

  拖死了,大家都一了百了。

  在出租房里,周易给自己从网上买了大量的速食食品、零食和磨具,刷着抖音学学做蛋糕,等待着14天结束后回公司复工。

  距离复工还差3天的时候,她的邮箱里又进来一封邮件。

  大致的内容是:

  即日起,CEO宣布自己自降薪资为0,中高管以上职位的员工将全部降薪50%,部分无实质业务内容需要开展的岗位员工暂时不必返岗了,在家待着继续等通知。公司希望,大家都能理解一下公司,能够共克时艰,帮公司渡过当下这艰难的一劫。

  周易一下懵了,她不是CEO,不必担心降薪为0。

  她也不是公司的边缘人士,不需要公司拐弯抹角地告诫自己能不来公司添乱就尽量别来了。

  但她恰好是需要被降薪50%的那波人。

  周易目前的工资是税前15000人民币,降薪一半后就变成了7500块。

  7500块?

  跟刚毕业进公司的实习生比,能差多少?

  她不知道。

  但她知道,除去租房的费用,日常花销,还完自己在老家那套小房子的按揭,她连吃糠咽菜的活命钱都挤不出来了。

  起初,她有点愤怒,望着大大小小的公司群发呆。

  以往公司发出来一些通告,总会有人忍不住出来吐槽对抗一下。

  可现在,所有的群里都平静如一摊死水,好像一群湿了毛的鸭子被人扼住了命运的喉咙一般,认命又安静。

  当天晚上11点多,周易的上级突然炸毛了,挑了一堆她远程提交的PPT报告里的毛病,连标点符号都不放过。

  周易有点迷糊——因为这些毛病照以前根本都不算毛病,可现在怎么就成了大毛病了呢?

  周易私底下跟关系不错的一个同事讨论此事,抱怨这样的薪资水平和工作压力她实在怕自己扛不住了。

  同事直接告诉她,扛不住也要扛,因为你没得选,这个节骨眼领导难伺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,但他们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事儿,你应该心知肚明。

  周易幡然大悟——毕竟,她有一大半工作内容,就是跟人际打交道。

  这家互联网公司在非疫情时期,一度是人人都想往里钻的高薪公司,虽然跟一线城市的待遇不能比,但纵向跟同城内其他公司的待遇来比,已经算是中上游了。

  就算自己动了跳槽的心思,她也十分怀疑自己能不能在同城内找到更好的,况且这个阶段,同行业都在裁员,谁还会招人?

  薪水的波动几乎是全行业都在发生的事儿,她无论去哪家上班,其实都一样,甚至还有可能比当下情况更差。

  领导突然吹毛求疵,她也能够理解。

  拿更少的钱做更多的事儿,才能让心思单纯的人一委屈就“知难而退”。

  公司在打什么算盘,她都门清儿。

  “但我周易可不是心思单纯的人,只要还有钱领,我绝对不会轻易自动离职,实在看不上我,你用三倍工资开了我。”

  她知道,这段时间,领导的毛病和刺儿会越来越多。

  但她还是得咬牙顶住。

  只要活着,人就要花钱。

  但遭遇特殊时期,很多人便丧失了赚钱的能力。

  光出不进的日子过上一段,就让人变得越来越务实,越来越抗压。

  为了活下去,人类艰难地学会了向下兼容的本事。

莺歌燕舞新闻网 版权所有 

联系QQ:135284866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