口述:留守媳妇沦为了人们眼里的“破鞋”

情感口述 2020-05-2254未知SHI
天蒙蒙亮了。
 
夏天的天,亮的早。这一夜王艳睡的并不沉,就跟以往一样,每当她躺到这张床上后,睡的都不怎么沉。
 
迷迷煳煳拿过手机看看,发现快5点了。
 
于是,心里一慌,便赶紧坐起来穿衣服。这时睡在她旁边的男人也醒了,翻了个身,嘟囔着说,起这么早干啥,再睡会儿!
 
王艳穿好了衣服,却下了床,说,再睡会儿,天还不得大亮了,出去就不怕人看到?
 
男人说,你怕个球,谁还能吃了你?
 
男人光棍一条,他当然不怕了,但王艳不能不怕,她有家有口,要是给人看到了,还怎么活?
小镇的住房大都是平房,男人的房子自然也不例外。那天早晨,当王艳走到院里,见天阴阴的,似乎要下雨了。
 
她没有立即走出院门,做贼一样,把耳朵贴在院门上,听到外面没什么人走动,这才悄悄开了门……
 
王艳跟男人已经好了有一段时间了。她老公组了一个建筑队,在县城包工程,一个月都难得回来一次。尽管他们女儿都有3周了,但对王艳来说,枕边无人,比什么都难忍,晚上常常独自爱抚自己白嫩的身体难耐得很。
 
一来二去,便偷偷跟镇上的光棍涂小强好了。
 
涂小强虽是光棍,但人长的帅,床上功夫非常了得,王艳很贪恋他,喜欢在他胯下娇吟连连的快感。
 
怕被人看到了,她来涂小强家过夜,经常是晚上来,天明去。
 
悄悄开了门,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。她听到门口没动静,可门口偏偏就正巧走过了一个人。听到她的开门声,便站住了。
 
王艳不禁吓了一跳。等看清了对方的面目后,便不止是“吓了一跳”了,而是即刻变为了惊恐。她认得那人,是常去家里跟婆婆聊天的香婶。这香婶走路怎么没声响啊?
 
香婶看清是王艳后,也是一愣。随后,便冲她笑笑,走开了。什么话也没有说。
 
能说什么呢,她大清早从一个光棍汉家里出来,大家心照不宣。
 
香婶没理王艳。王艳自然也没理香婶。看着香婶走开的背影,她只是手足无措的赶紧返回了涂小强家。
 
婆婆一直跟王艳住在一起。昨晚,她出来时,便再次求婆婆帮她带一下女儿,也再次找借口说,她妈身体不舒服,她打算回家照看她妈。
 
以香婶跟婆婆亲如姐妹的关系,肯定会把今天看到的一幕告诉婆婆的,那样可就完了,真的完了!
 
王艳返回涂小强家,便跟睡在床上的涂小强说了门口遇到香婶的事,她希望涂小强能帮她拿个主意,化解了这“麻烦”。
 
王艳虽然急的变脸变色的,但涂小强一点也不急。涂小强不耐烦的从烟盒里掏出一烟,点燃,吸了几口,你怕她个球,老东西要是敢说出去,我弄不死她。
 
说狠话谁不会?可说狠话管用吗?
 
男人斜躺在床上,又吸一口烟,你放心,老东西要是说出去,我真的敢弄死她。
 
涂小强没招,王艳觉的她得靠自己,于是,再次从涂小强家出来后,便找去了香婶家。
 
香婶老伴死的早,儿子在省城打工,家里就只有她一个人。原来她外甥女住在涂小强家隔壁,她天不亮出现在那里,是给外甥女送自家院里种的菜去了。
 
把菜放到院门口,返回时,便看到了“做贼”一样的王艳。

莺歌燕舞新闻网 版权所有 

联系QQ:135284866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