口述,那一夜老公让我爬上闺蜜男人的床

情感口述 2020-05-27145未知SHI


  我住的小区是单位以前的集资房,小区里都是同事。

我的老公叫方伟,在单位负责地砖的销售,我则是文员。
住在我家对门的同事,男的叫任武,是单位分厂机械厂的工程师,女的叫陈靖,是出纳。她爸是单位副总之一。
我们是差不多同一时间住到单位的集资房的。
由于是邻居,我们两家的关系很好,
陈靖性格外向,能说会道,她老公任武则斯斯文文的,他们的女儿娜娜也很可爱,我对他们一家三口的印象非常好。
我们两家经常在一起聚餐,这一次在我家吃,那么下一次就是去他家,一来二去,我和陈婧也成了无话不说的闺蜜,而我老公和任武也成了好哥们。
一次,一个周末,我带儿子回娘家,住了一晚后,老公就给我打电话说家里有事催我赶紧回来。
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我大吃一惊,我们家的防盗门上被砍了几道深深的口子,看上去触目惊心。
我抖着手打开门,一进去就闻到呛鼻子的烟味,方伟靠在沙发上抽烟,客厅里乌烟瘴气。儿子喊着爸爸跑过去扑到他身上,忽然大叫着:“爸爸,你怎么了?”
儿子快要吓哭了的语气,我赶紧过去一看,老公的脸上鼻青眼肿的,我的心脏吓得要跳出来了。
“爸爸没事,儿子,爸爸喝醉酒摔了个跟头。”老公嘴里安抚着儿子,却抬头偷偷看了我一眼,眼里有惊慌和怯意。
我自然不相信,联系到防盗门上的口子,我立马想到他是不是赌博输了钱,被黑社会追到家里来了?
这时,老公打开电视,找了个动画片让儿子看,还故意把声音开得挺大。然后,他起身进了卧室,我随后跟了进去。我刚关上门,他就扑通一下跪在我面前,眼泪就出来了。
“老婆我对不起你……”他呜呜地哭着说。
我越发认定他是欠了黑社会的钱了,腿软得站不住,看他一个大男人被人打成那样,哭的那个熊样,又心疼他,我伸手去拉他,他不起来,说:“老婆,我对不起你,我一定改,你一定要原谅我……”一边说还一边哭。他接下来说的话,彻底把我送进了黑暗地狱——
原来,他跟陈靖早就搞到一起了,正巧老任去山西出差了,昨天我回娘家,前脚刚走,后脚陈靖就把她女儿娜娜也送回了娘家,他们在陈靖家偷情,却被出差提前回来的老任堵在了床上,防盗门上的口子就是老任拿菜刀砍的。
今天上午,老公壮着胆子,拿着我家的存折去见老任负荆请罪,又被老任打了一顿,老任扬言要去找集团领导,让他们两个身败名裂……我老公和陈靖跪在他面前苦苦哀求,老任扔给他一句话:“除非让你老婆也跟我睡一次!”
我呆呆地听着,心如刀绞,听到这里我再也忍不住了,抡起两只手狠狠地打他的脸,他的头,一边打一边哭着骂他:“你不要脸,你不是人……”直到儿子在外面拍门,我才住手。
我擦了擦眼泪,去给儿子做饭,一边切菜,眼泪止不住地流——被丈夫背叛的伤心,被陈靖欺骗的愤怒,被老任羞辱的耻辱,让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万念俱灰。
方伟悄悄地进了厨房,在我身后可怜巴巴的说了很多话,说事情要是闹大了,让陈靖她爸知道,我俩的工作肯定保不住,又说小区里住的都是同事,传出去以后还怎么见人?又说双方的老人都是要强的人,身体也不好,受了刺激怎么办?
我越听越恶心,一转身举起菜刀,恨不得剁了他,他大惊失色,赶紧跑了出去。
现在想想,这些说辞他一定是提前准备好了的,他尤其抓住了我好面子的心理,离婚的念头只是在脑子里转了一圈就被我放弃了。

莺歌燕舞新闻网 版权所有 

联系QQ:135284866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