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非洲很多国家“反华”声浪突起?别问,问就是西方捣鬼

今日新闻 2020-05-22123未知SHI
自2月14日非洲出现首例新冠确诊病例以来,非洲52个国家只用了三个月便累计90000余个确诊病例。形势严峻,各国相继推出严格的防疫措施,对非洲人民的生活造成巨大影响。
 

非洲人民生活水平普遍低下,过半人口靠打零工和政府救济度日,没有储蓄。“封城”之后,非洲人揭不开锅,不得不冒着被感染后被逮捕的风险找吃的。怨气总要发泄,但风向却吹到了中国身上,而且与西方亦步亦趋,老调重弹:“控制非洲”、“输出意识形态”、“新冠来自中国”、“资源掠夺”、“商品倾销”、“打击本国制造业”、“债务陷阱”、“新殖民主义”……

 
意料之外,情理之中。非洲的社交媒体、通信网络完全由西方垄断经营,电视频道播送的节目直接搬运西方主流媒体,新闻编辑等知识精英多从西方留学归国——西方在非洲有如此多的利益代言人,冷战的思维模式在非洲舆论场话语权不小,反华自然不稀奇。
 
若分析此事,还要从冷战说起。
 
二战后,美苏成为新的世界霸主。新的世界秩序建立前,旧的秩序将被摧毁,旧的利益集团要被瓜分。显然,以英、法为首的老牌帝国主义国家和它们建立的“帝国特惠制”成了美苏的共同敌人。
 
于是,美苏在全球各地支持民族独立解放运动,推翻帝国主义统治。非洲各国由此纷纷独立,但殖民者对前殖民地的影响和干预依然无法摆脱。冷战大背景下,非洲成为美苏两国角力的平台,双方打着“援助”的旗号行霸权之实,依旧高高在上,依旧不把非洲当回事。
 
经济上,美苏攫取非洲矿产资源;军事上,美苏谋求建设军事基地,控制重要国际航线和能源线;政治上,美苏插手非洲事务,扶持傀儡政权。
 
唯有新中国站了出来。第一代领导人高瞻远瞩,眼光卓著,早早布局非洲:中国是个人口大国,不崛起就要被瓜分。冷战期间,能源、矿产都被两大阵营控制、攫取,中国如何获得廉价、大量的资源、能源供应?
 
1955年4月的万隆会议上,周恩来总理精湛的外交能力和个人魅力,让中国的国际形象焕然一新,许多第三世界国家急于了解中国。1963年底至1964年初,周总理走遍东非、北非和西非,访问包括埃及、苏丹在内的非洲十国。访问结束,六个国家与我国建交。期间,中国提出“对外援助八项原则”,保证“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”。
 
1971年7月15日,向联合国递交“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合法权利”提案的17个国家中的9个是非洲国家。
 
当时国力衰弱的新中国,主动承担起第三世界反殖民、反霸权的先锋——“三个世界”理论,恰是毛主席于1974年2月22日会见赞比亚总统卡翁达时提出。中国才是非洲的好朋友:武器援助、粮食援助、经济援助、国际声援……平等沟通,互惠互助,绝对不会“口惠而实不至”,当然也不会附加任何政治条件。
 
西方炸锅了:怎!么!可!能!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?有病,绝对有病,而且是搞阴谋!真是无法理解,难以忍受!
 
如今,中国成为名副其实的大国,美国除反智舆论之外,“带路党”也不少。在美国资助下,非洲各国涌现出无数非政府组织:环保、动保、慈善、教育、医疗、女权、人权、宗教……中国只要搞项目,不侵犯人权就是干扰慈善,不迫害宗教就是残害动物,中国工人喝口水都算破坏环境,死缠烂打就是不让中国项目开工。
 
大帽子一扣,闹事者一围,总指挥部往美国大使馆一摆,事后领取白花花的美金——奥利给,闹就完事了!
 
非洲的矿产、能源、自然资源非常丰富。然而,在长期殖民掠夺和黑人贸易中,非洲长期落后,沦为“坐在金山上的乞丐”。部分地区至今尚处于部落、氏族社会时期,非洲各国政府至今未能发展出高效治理能力,非洲社会未能全面进入
 
非洲落后的根本原因是:西方从未离开非洲。前宗主国依旧牢牢控制着非洲各国的经济、外交、政治。就意味着别说舆论引导,非洲政府就连饮用水、药品、稳定的社会环境等生存、安全需求都无法满足。
 
落后到啥程度?2001年,尼日利亚汽车盗窃案频发,警方无从下手,民怨沸腾。未曾想赃车竟然在邻国尼日尔发现。尼日利亚政府要求尼日尔归还失窃车辆,后者拒绝,两国大动干戈,吵闹不止,竟因此断交。
 
西方看得哈哈笑:黑人落后是因为人种落后,欧洲发达是因为人种优越。难道殖民掠夺还是上帝的锅?天赋强奸权,天赋杀人权?厚颜无耻。平时不见多关心,中国与非洲全面推进政治、经济、军事、文化合作时,西方却突然跳出来大喊大叫?因为西方得不到的东西,也不想让中国得手!
 
以CNN、《纽约时报》为首的西方媒体,坚持数年,风雨无阻地抹黑中非关系,积极挑拨离间的无耻惯例,在世界新闻史上绝无仅有。西方是强盗,看谁都像小偷;西方无耻,看谁都是下流。
 
2007年2月19日,《纽约时报》称:
 
“中国不是第一个在非洲表现恶劣的外部工业力量。但是,中国不应当因为重复了西方令人遗憾的历史而感到骄傲。”

 

哦,明白了。西方的意思是:我殖民,我屠杀,我掠夺,我优越,所以我牛逼。中国搞共赢,求合作,兴贸易?简直是“令人担忧”、“挑战现状”的混账国家,是“新殖民主义”!
 
中国的合作,让非洲国家有了拒绝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的坑蒙拐骗的新机会,在西方看来却是大逆不道,是“坏了好事”?到底谁才“令人遗憾”?
 
2008年12月,中国承建的肯尼亚内罗毕环城公路项目正在紧张施工。采石爆破时突发事故,迸溅的石块砸垮了一间民房,砸死一头猪,幸无人员伤亡。按理说此事不算大,该赔就赔,该道歉就道歉。
 
《华尔街日报》嗅到气味,立刻赶来头版报道:肯尼亚的猪被中国的石头砸的可惨啦!美国资助、培养的肯尼亚媒体立刻转载,西方见状立刻上纲上线:中国在肯尼亚引起民愤,“无神论的中国人故意冒犯肯尼亚穆斯林”!
 
穆斯林只占肯尼亚总人口的9%,西方媒体就喜欢拿着一点零头,蘸着政治正确说事:侵犯少数族裔!你更想不到,美国培养的“带路党”遍布全球,报道一出,当地人拿着美国发的工资围堵中国工程队——像不像HK废青?争论不休,此事在当地长老、乡贤的调解下才得以平息。
 
西媒的逻辑是什么?因为误杀一头猪,所以侵犯了穆斯林?中国要想改正,下次应该往牛棚里扔砖?《华尔街日报》会不会继续炒作“中国在非洲杀耕牛,歧视旅居肯尼亚的印度教徒”?
 
猪不行,牛不行,杀羊总行了?你太小瞧《华尔街日报》了,他们的观点一定是“中国在非洲杀羊,严重侵犯动物权利!动物都不尊重,可见中国的人权……中国的体制……”
 
总之,无论做什么,西媒一定会嘲讽、抹黑中国,目的是想把中国赶出非洲。然后替美国搞宣传:不要跟着黑暗的中国厮混,美国的闪亮灯塔将照耀非洲……
 
 
 
然而,中国却在舆论战上时刻处于被动地位。首先,西方一直掌握着世界话语权和舆论霸权。西方的价值观和对华政策都很相似,因此在对华舆论上往往“不谋而合”、高度一致,群起围攻。其次,西方媒体没有底线,不负责任,煽动、恶意揣测和刻意引导乃家常便饭,冷战期间丰富的舆论战经验又使其西媒宣传无孔不入,多层次、多角度、多机构、多口径反复输出同样的反华价值观。
 
敌人很强大,中国却连常规武器都很欠缺。总的来说,在舆论场上,中国是用别人的语言,在别人的规则下展开一场并不公平的竞争。
 
我认为主观原因更重。中国媒体又大多着眼于中国大陆,驻外媒体又缺少自我发掘西方新闻的能动性,总是用中国的逻辑对付西方,总是打不到一块去。大多数情况下直接转载西媒报道,反倒是用中国声音翻译西方故事,而不是用中国观点挖掘西方故事。
 

客观原因更多。中文不是世界通用语言;西方媒体拒绝刊载中国澄清文章,刻意片面报道;西方政府把中国驻外媒体列入“外国代理人”或“外国使团”,想方设法限制活动;西方社交媒体影响力虽大,但已经沦为西方政府的宣传工具,推特公司可以用各种手段限流、撤热搜、删视频,纵容对中国的污蔑和辱骂,对维护中国的账号一律封杀、关停。

 

要说西方舆论对中国打压严厉,对俄罗斯的打压就不严厉吗?今日俄罗斯电视台是怎么越做越潇洒,越做影响力越大的?为什么时至今日,中国媒体在海外媒体平台上依然用熊猫视频博关注,关键时刻还要靠今日俄罗斯(RT)帮我们说两句公道话?为什么我们对外输出的依旧是书法、剪纸、春联和孔子学院?传统文化的仁义礼智连今天中国的年轻人都觉得头痛,输出给外国人能行?这不是传统文化本身是否正确的问题,而是对外宣传的重视程度不够,斗争手段有严重问题。

 

只靠孤悬海外的华人华侨据理力争,太让人心碎,也太无力了。

 

形势严峻,如何应对?显然,中非合作的大趋势不可阻挡,目前的民间情绪还远不是反华思潮,我们有充足的应对时间。非洲虽然被西方深深影响,但本身也不是铁板一块,种族、宗教、贫富、海外与本土、保守与自由将争论不休,最终都要让位给对华友好所连带的巨大互惠利益。特别是解封之后,人们的注意力将转移到复工复产上,政党的投机和聒噪也会让位给权力相争。

 

非洲青年是本次对华不满舆情的主力军。加深两国青年的相互了解是必须的。这里的相互了解并非只展示中国的强盛,更要让非洲人看到云贵川的贫困落后,确立同为发展中国家的强烈共情。在留学生教育上,中国要培养的不仅是理工医学类等技术类人才,更应该是政治、社会学等从政储备人才。一个认清中国的理智非洲,将是巩固未来中非关系的坚强基石。

 

最终,非洲再落后也是独立主权国家,中国与非洲各国是平等关系。中非交流切莫停留在学院派的相互认同上。疾风知劲草,板荡识诚臣。国际舆论汹涌澎湃,中非友好需要建立在中国媒体、学界深入非洲的基础上,前瞻规划,久久为功。加深相互认识的同时,必须在多层次、多方面互动时强调当地人的广泛参与,文宣力量和公关团队要开诚布公,穷尽一切手段把中国的真诚和友善展示给非洲人民。

莺歌燕舞新闻网 版权所有 

联系QQ:135284866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