口述新婚当夜,我便跟寡妇一样!

情感口述 2020-04-24200未知SHI

  结婚当天晚上,刘歆便跟老公焦伟大吵了一架。

  按照当地的风俗,这里办婚宴是晚上。等客人散场走了后,刘歆扶着酸疼的腰,挪进新房,把自己丢大红色的床/上,便再也不想动弹。

  结个婚真累啊。

  躺床/上慢慢回想婚礼的过程,想起焦伟那句掷地有声的,我愿意。刘歆便嘴角忍不住的上扬。

  可她在床/上躺了好久,也没见焦伟进来。

  虽说他们在婚前,早就有了夫妻之实。可这大喜的日子,迟迟不进新房,也还是不对劲吧?

  想起婚前焦伟的怪癖,刘歆便下床去找焦伟。
        
美å¥3åoŠä¸Šæ€§æ„Ÿå†™çœŸé«˜æ¸…壁ço¸
  果然,在客厅的地板上,焦伟眉头微微皱着,双手抱胸,把自己蜷成一个弓形,已经睡着了。

  刘歆的火气顿时上来了,一把拽住他,“焦伟!你给我起来!”

  焦伟一个激灵,迅速伸直了身体,一个打挺坐起来,“怎么了怎么了?有人来了吗?”

  说着一双眼睛到处乱看。

  “来个屁啊,今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!结婚前你答应过我,结婚后,你会上/床睡觉的!忘了?”刘歆越说越来气,拧着焦伟的耳朵,强迫他站起来。

  “没忘,没忘,我这不是陋习难改吗?马上啊,我收拾收拾,你先进去。”焦伟一边嗷嗷乱叫,一边跟刘歆保证。

  “我告诉你,从今天起,你要是再睡地板,就别怪老娘,刚结婚就跟你离婚!”刘歆实在是气急了,也不管什么大喜不大喜,忌讳不忌讳了。

  焦伟磨磨蹭蹭地洗了个澡,又顺手洗了自己平时都不洗的小内内和袜子,又收拾了下屋子,看了看,确定没有什么要做的了,这才慢吞吞的走进了新房。

  躺在床上,刘歆慢慢地想起了她和焦伟的相识。

  刘歆和焦伟,是经人介绍认识的。介绍人说,焦伟读书不多,高中没毕业便出来闯荡,事业上算小有成就。经营一个小小的鞋厂,一年有二三十万的收入。

  焦伟长着一张圆圆的脸,留着一个小平头,身上没有生意人的铜臭之气,相反有一种书生气质。据焦伟自己说,平时没事,就喜欢看书。

  后来刘歆去过焦伟家里,看到焦伟确实藏书很多。

  焦伟为人也坦诚,第一次见面,便跟刘歆说,出来打工没多久,谈过一个女友。在一起有两三年吧,也私定了终身。

  可去女友家的时候,对方嫌焦伟家贫以及出生于单身家庭,硬是拆散了他们。

  焦伟受了刺激,奋发上进。几年后终于有了点小成就。

  刘歆当时便问他,要是初恋女友回来找他,他会不会再见她?既然都是来相亲的,焦伟坦白了,那刘歆也不会假装当那个大度的女人,自然要问个明白。

  不会,她不会回来找我的。焦伟斩钉截铁的回答。

  你怎么这么肯定?

  我对她太了解了。焦伟像是陷入了沉思,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低声说着。

莺歌燕舞新闻网 版权所有 

联系QQ:1352848661